马未都 | 年轻时在莆田看走眼的,后来拍了8000多万

说到收藏的故事,其实马未都有着太多的亲身经历,而这些经历不仅仅是成就了他当下的成就,更是他人生之中难得的一些回忆。


在聊到自己的这些过往时,马未都声称有一些古董算是“过眼即有”,有些东西在收藏界里面讲究一个缘分,比如自己就遇过一个“天下第一长案”,是纯正的晚明黄花梨大案,而且刻花与雕刻都是一流的明风。


之所以被称为天下第一案是因为它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最长的黄花梨条案,多长?足足4.52米。


案面是一块独板,俗称“一块玉”,就是说整块板跟玉似的,精美绝伦,该条案年份为明末清初。


马未都 | 年轻时在莆田看走眼的,后来拍了8000多万(图1)


就这样子一条大案子,也是属于自己的专业内,但就是从自己的眼皮底下给溜走了。


最让人生气的还有后面呢?


马爷声称这案子当年自己在场没有成交,开出的价格是50万人民币,而到了10年之后,拍卖会上出的价值达到了8000多万。


当时这一条案子不是属于个人的,是摆放在一个福建莆田古村落的宗祠里面,而且村民们一致的决定需要把它给卖了。


打听到这个消息的马爷立刻赶到了现场,正如他所料,东西是纯正的晚明黄花梨,而且桌上面隐约还有几个“鬼眼”(指家具之中最经典的木花)。


马未都 | 年轻时在莆田看走眼的,后来拍了8000多万(图2)

这张案子在这个村的宗祠里放置使用了350多年,在村子里是一种凝聚力的象征。


后来被人以3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走,钱分给了村里的每一户人家。


30万元今天看不算什么,但在上世纪90年代初绝对是一笔巨款。


收购条案的人知道马未都喜欢收藏黄花梨家具,让老马到家里来看货,老马一看就被震撼了。


卖家要价50万,老马觉得你辛苦收购搬运一趟赚我10万就差不多了,出价到40万就不加钱了。


说来说去卖家就不松口,老马心里也嫌50万贵了,超过了自己当时的经济能力,这买卖就没做成。


后来,这张巨案就没了音讯。


也是怪自己没有狠下心来,马爷声称后悔啊,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一年之后这一条大长案出现在了国外的丹佛尔博物馆,正好自己当年在那里讲课碰到了,而且一打听,是一个美国著名的收藏家给买过来的。


马未都 | 年轻时在莆田看走眼的,后来拍了8000多万(图3)


当初自己是在福建给看到这一条长案,最后却经手香港商人再转到了美国,落到了丹佛尔博物馆。


马爷声称后来这一条案子起拍了,拍了多少钱呢?


当时的起拍价是150万美金,自己坐在下面真是发抖啊,不是气的,是真后悔当初50万人民币的时候没拿下。


马未都 | 年轻时在莆田看走眼的,后来拍了8000多万(图4)


最终拍卖会定锤价,折合人民币是高达8000多万,号称是天下第一的黄花梨晚明长案就此结束下来,而且是自己亲自参与进来的事情。


马未都 | 年轻时在莆田看走眼的,后来拍了8000多万(图5)


马爷笑着声称它从自己的眼皮下溜走,说它与自己有缘分吧,没有!


说没有缘分吧,但自己是全程的参与人员之一。


可以说是自己年轻时候看看眼的长案吧,但这个看走眼只能说是阅历不够,谁知道它能涨那么快啊,大家说可惜不可惜!


上一篇:红木家具价值——精美艺术与古典文化的融合
下一篇:厉害了,榫卯!10级地震中,故宫模型岿然不倒